60、第 60 章(第一更)(1/2)
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
目录
重要通知:域名变更为m.xuanshu8.org请收藏

(清穿之团宠表妹);

听着哈日娜说的他一勺一勺又一勺的喂下去,

康熙愣了一会儿,深深看了她一眼,见她理直气壮的模样,

忍不住笑了。

这丫头是个记仇的,否则也不会到如今都不跟胤禩多说一句话,

叫他一声八表哥。

对于南怀仁的不喜也她从未掩饰,这段时间她找几个表哥,

帮她每日查如何才能为难南怀仁的话,

康熙是知道的。

知道她埋怨南怀仁的隐瞒,导致了自己让納喇巴彦出去调查此事。

南怀仁隐瞒玉米等作物的事情,康熙心中非常不满的,因此小丫头的言语刁难,康熙并没有阻止,还让他们查资料的时候,

让理藩院的人帮着解释。

但是却没有想到,

南怀仁会因此对这么一个孩子产生杀意。

甚至用的是这么阴毒的法子!

在自己的皇宫之中,对自己宠爱的孩子下此毒手!康熙听着南怀仁方才的叫嚣,

如今看着他满地打滚,

痛苦哀嚎,

只是讽刺的看着,没有丝毫的同情。

戴梓……日后的去处,康熙心中决定重新思量,此人不能不用,甚至还要重用,不过如何重用,他心中还没想好章程!只是却明确了之前南怀仁的种种说词全部是诬陷!

哈日娜看没人关注满地打滚,不断撞头的南怀仁,

心中微叹,知道皇上舅舅可能对福寿膏这玩意儿还不太了解,突然朗声问:“你们那个什么镜子跟玻璃是怎么做的?你知道吗?你说出来我就再给你一点儿福寿膏!”

“我知道,我知道,我知道所有的培养,给我福寿膏,我就说。”鸦片毒发的威力让意志力较强的青壮年都难以抵挡,更不要提南怀仁如今这个年纪了,他甚至想死,可是他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。

哈日娜站起来,居高临下的看着他,然后得意笑道:“皇上舅舅,好玩不?看他从前藏这个,瞒那个,如今还是乖乖听话?”

康熙笑着点点头,伸手在她头上轻轻拍了拍,笑道:“咱们哈日娜做得很好,不过这人这会儿太伤风化了,你一个小姑娘,还是不要看了。你先去上书房,把太子他们都叫过来。然后去找你皇贵妃娘娘玩去吧!”

哈日娜点点头,说害怕,非拽着梁九功送自己,康熙也是含笑允了。

梁九功护着哈日娜,边走边道:“格格咱们不怕呀!奴才保护你,不怕,不怕呀!”

哈日娜拽着梁九功的袖子,胡乱点点头,小心谨慎的模样,看的梁九功心中直发疼,恨不能直接弄死这个死洋人。

路过南怀仁附近的时候,哈日娜更是僵直了身子,梁九功见状,低头刚要再说安慰的话。

就突然被哈日娜使劲一拽,打了个踉跄,刚好躲过突然暴起的南怀仁。

“按住他!”康熙也被这个变故惊到了,直接喊道。

边上的侍卫就赶紧上前将人按住。

“给这个坏家伙一点点那啥福寿膏的,卸了他下巴,让他安静一点儿。”哈日娜等梁九功站稳了,就生气道:“梁公公,等他安静了,咱们踹他一脚好不好?”

自己让毒在他体内挥发了一会儿,再不给缓解缓解,万一扛不住死了也麻烦。

梁九功看康熙在制服南怀仁之后,闭上眼睛没有说话,便点了头。

一个侍卫上前小心的拿了绿豆大小的福寿膏,递给南怀仁,见他急不可待的要烟杆子。

康熙想要之前哈日娜说南怀仁教她可点火闻,也可食用,就命大家都掩住口鼻,给了他烟杆子。

南怀仁点了火急不可耐的猛然吸起来。

然后脸上扭曲的青筋立马变得舒展,神色也变得憨傻起来,康熙看着心中就满是杀意。

因为只有一点点,南怀仁两口就吸完了,一吸完,身边的侍卫就直接卸了他的下巴,防止他自杀。

哈日娜等到侍卫控制他之后,拽着梁九功,上前踹了两脚,然后就做了一个鬼脸,心满意足的离开。

康熙全程都没有阻止,看着小丫头似乎不是那么害怕了,又被她可爱的模样逗笑了。

“太子表哥那个南怀仁要杀我,被皇上舅舅控制住了,皇上舅舅命你们过去。”

“三表哥、四表哥、五表哥、七表哥……还有八皇子,南怀仁那个坏东西要毒杀我,皇上舅舅让你们赶紧过去。”

“小九小十,那个南怀仁要杀我,他还知道镜子怎么做的,赶紧去问问呀!”

……

到了上书房,哈日娜就欢快的喊起来。

不多时太子等人就出来了,五皇子几乎是话音刚落,就冲了出来。看到哈日娜,就连忙关切道:“表妹没事儿吧?”

“没事儿!他要给我投毒,结果我把毒给他吃了,他现在已经被皇上舅舅控制住了!”哈日娜仰着头得意道:“梁公公还帮我一起踹了他!”

胤祺松了口气,对着梁九功点点头,道:“劳烦梁公公了!”

“不敢不敢,皇上命各位阿哥去乾清宫见驾,老奴还要送小格格去承乾宫喝安神汤。”梁九功连忙恭敬回道。

胤礽等人出来都想问发生了什么?就听到梁九功说了这句话,胤礽点点头,然后对着弟弟们道:“

在叫两个太医过去给表妹瞧瞧。咱们走吧!汗阿玛还等着呢!”

“回去练两张字静静心,一会儿我带你五表哥他们去看你。”胤禛则是对着哈日娜道。

哈日娜一顿,苦逼道:“四表哥其实不用看我也行,我今儿个自己都报仇了,一点儿都不害怕!”言下之意,不用练字了吧?

胤禛没有说话,只是轻叹一声。

哈日娜闻声立马怂了,开口道:“知道了知道了,我回去就写字。乖乖等你们来看我。”

胤禛这才满意的点点头,然后跟着太子离开。

“姐,你等着,我跟十弟这就替你去报仇!”胤禟眼神阴暗,在宫里头就想杀人,还被汗阿玛命人拿住,可见那人有多张狂?

哈日娜点点头,再次提醒:“他知道怎么做镜子,应该也知道玻璃,你再问问什么钟表之类的制作方法?到时候咱们再一起发财呀?”

胤禟眨眨眼睛,叹口气安慰道:“姐,缺不了你花的银子。”

“我不管!你得问清楚。”哈日娜摇头坚持道。这坏家伙还不知道能活多久,他肚子里的东西,可都得挖出来。

胤禟只能无奈的点点头。

“梁公公,你说我又不用考状元,也不用修身立国平天下,为什么还要这么努力读书?”送走表哥表弟们,哈日娜在回承乾宫的路上,哀怨道。

梁九功笑呵呵道:“小格格天资聪颖。”

哈日娜叹口气道:“我不聪明的!宫里头个个都比我聪明,要是早知道那个坏老头还能下毒害我,我才不敢刺激他呢。”

“格格吉人自有天相,不过日后可得记得不能以身犯险。”梁九功也是忍不住唏嘘不已,若非小格格机灵,如今……梁九功摇摇头,不想做这个假设。

哈日娜连忙摇头道:“再也不敢了。我好不容易明儿个就七岁了,可不能就这么香消玉殒,那多可惜呀!”

梁九功心疼小格格命运多舛,但同时有庆幸她的好运气。因为身为皇上的心腹,所以梁九功知道的更多,知道哈日娜有福的批命。

“看你日后还敢胡闹?”哈日娜到承乾宫的时候,皇贵妃跟钮祜禄贵妃已经在门口等着了,看到哈日娜,皇贵妃眼眶都红了。见到人就拽过去,在背上使劲拍了一下,哭道。

哈日娜缩缩脖子,伸手抱住皇贵妃娘娘,乖巧回道:“不敢了,再也不敢了!”

其实吧!哈日娜觉得如果有下次,她还敢!但是这话却不能说。

“好了,好了,姐姐,哈日娜该喝药了!”钮祜禄贵妃也是松了口气,没有人能想到那个洋人老头,居然敢害人,这么小的孩子也敢用这么阴毒的法子,简直是丧心病狂。

喝药?……好吧!为了娘娘们能安心,喝碗安神汤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目录